RSS订阅白血病早期症状,白血病,白血病治疗,白血病病因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白血病新闻 / 正文

专家连线 共话CLL固定疗程模式,EHA新进展&国内新探索

0 白血病新闻 | 2021年9月5日

近年来多项新药的出现为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的诊治带来较大的改变,部分新药显著改善了CLL患者的预后。近期,第26届欧洲血液学会(EHA)年会以线上虚拟会议的形式已经顺利举办。本次EHA年会公布了多项CLL的研究进展,为CLL的治疗提供了进一步的指导。

曾庆曙教授:

CLL在西方国家属于常见病,在我国虽然发病率较低,但由于人口众多,慢淋患者数量庞大。近年来,随着BTK抑制剂、BCL-2抑制剂为代表的创新药的应用于CLL,大大改善了CLL患者的生存获益。请您介绍一下中国CLL的治疗现状如何?

朱华渊教授:

2019年,江苏省人民医院成立了国内首个慢淋中心——浦口慢淋中心。在过去两年中,我院CLL患者接诊数及新诊断患者较以前明显增加。李建勇教授、徐卫教授牵头建立的中国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工作组正在开展的《中国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诊疗现状白皮书》调研项目以及相关研究中,CLL整体的治疗现状可以从以下几方面谈起:(1)各地、各等级医院CLL的诊治水平存在一定差距,反复诊断不明确的病例时有出现,医生应该从诊断技术和鉴别诊断技术上继续深耕。(2)整体治疗的规范性亟待加强。如今CLL的治疗正在从化学免疫治疗时代演变为靶向药物小分子治疗时代,越来越多的患者通过各种临床试验能接受新型药物治疗。很多大中心都在倡导CLL整体治疗,但是临床中仍然存在不满足治疗指征的患者接受治疗,以及治疗药物选择不规范的情况。

在疾病预后方面,目前江苏省人民医院也在做一些全国多中心的真实世界研究,探究CLL治疗模式和患者整体生存情况的改变。相信通过越来越多的小分子靶向药物的应用以及创新治疗方案的探索,CLL患者的整体预后会大大改善。

曾庆曙教授:

安徽地区的CLL诊疗情况也是如此,首先诊断还不够规范化,其次在新药选择方法也有待提升。在临床中,CLL患者还存在哪些未被满足的治疗需求呢?

叶海格教授:

近几年,无化疗方案在CLL治疗中大放异彩,FC、FCR、BR方案逐渐代替了以前的化疗方案,逐渐向“无化疗治疗”的模式转变。CLL患者未被满足的治疗需求主要有以下:(1)BTK抑制剂缓解深度不够导致的停药困难。目前一些经典研究已经显示出以BTK抑制为基础的无化疗治疗方案的获益,但是仍然存在缓解深度不够导致停药困难的问题。对于有高危因素的患者,免疫化疗虽然不如BTK抑制剂的疗效,但是患者可以实现停药。(2)BTK抑制剂的耐药问题。自从2013年首次发表有关BTK抑制剂伊布替尼的文章后,国外学者已经开始关注耐药的问题,但是这一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仍然需要更多的临床实践来满足这部分耐药患者的治疗需求。

曾庆曙教授:

由于目前存在的未被满足的需求,新药联合化疗的探索十分重要。能否请您分享一下目前CLL的新药探索中有哪些值得关注的研究进展?

朱华渊教授:

在CLL治疗领域,主要聚焦于BTK抑制剂、BCL-2抑制剂、PI3K抑制剂、新型抗CD20单抗与化学免疫治疗的联合使用,或者靶向药物之间的联合。目前国内开展的很多新药临床试验都是围绕新药组合以及与化学免疫治疗的组合开展的。从组合设计上有两个不同的趋势:

首先是固定疗程,无论微小残留病(MRD)是否转阴,达到原定设计的疗程后直接停药,观察患者在停药期间的复发、MRD转阳,以及达到疾病进展(PD)的时间,固定疗程比较有代表性的研究是CLL14研究等。

其次,从国内的临床使用现状来讲,在一段时间内有限疗程的探索可能只适用于部分患者的探索性治疗。在未来,随着固定疗程理念的加深和试验数据的更新,势必会促进更合理地进行药物组合,让患者避免长期暴露于药物治疗中,同时让预后指标不同的患者能够再次从新药组合和化学免疫治疗组合中获益。

本次EHA会议公布的ELEVATE-TN研究的四年随访数据,入组535例CLL患者,中位随访46.9个月,接受Acalabrutinib(A)+奥妥珠单抗(O)和A单药治疗的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未达到,O+苯丁酸氮芥(Clb)治疗的患者PFS为27.8个月。预估48个月无进展生存(PFS)率分别为:A+O组87%,Acalabrutinib单药组78%,O+Clb组25%。并且与O+Clb组相比,A+O组能一定程度地提升完全缓解(CR)率,这一结果再次提示,与新型抗CD20单抗奥妥珠单抗进行药物组合可以一定程度上使CLL患者获益。

曾庆曙教授:

固定疗程方案是目前CLL中探索的热点,能否请您介绍一下本次EHA大会上关于CLL的固定疗程方案探索有哪些值得关注的进展?

叶海格教授:

CAPTIVATE研究和GLOW研究对固定疗程治疗方案在CLL中的疗效进行了探索。研究结果显示,固定疗程的伊布替尼联合维奈克拉可为CLL患者带来深度的疾病缓解,同时研究中较高的MRD阴性率可转化为生存获益。

今年EHA会议上公布的CLL14的四年随访结果,研究入组432例初治CLL患者,按1:1比例分别接受6个周期的奥妥珠单抗联合12个周期的维奈克拉,或6个周期的奥妥珠单抗联合12个周期的苯丁酸氮芥,中位随访52.4个月。结果显示,维奈克拉联合奥妥珠单抗组未达到中位PFS,预计4年PFS率为74.0%,其中TP53异常的患者和IGHV未突变患者的4年PFS率分别为53.0%和68.0%。4年总生存(OS)率达到85.4%,接受下一次治疗的时间(TTNT)显著延长,4年TTNT率为81.1%。治疗结束后30个月对外周血进行二代测序评估MRD状态, 维奈克拉联合奥妥珠单抗组26.9%的患者仍然为MRD阴性(<10-4)状态。研究中未出现新的安全性事件。

CLL14研究的4年随访结果显示,固定疗程的维奈克拉联合奥妥珠单抗方案可为CLL患者带来较长的PFS和较高的深度缓解率。大部分患者完成治疗后3年仍未复发。但是目前这一方案目前还不能完全改善TP53突变患者的预后,仍然需要进一步研究。

曾庆曙教授:

CAPTIVATE和GLOW研究是固定疗程的两个经典研究,EHA会议上更新的CLL14研究维奈克拉联合奥妥珠单抗固定疗程的数据也显示出了疗效优势。在未来,如何看待固定疗程方案在CLL中的治疗前景呢?

朱华渊教授:

固定疗程以后必定是CLL治疗的趋势之一。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我们已经对于固定疗程的用法进行了相关探讨,部分数据正在总结阶段。年纪偏轻、体能状态较好、有经济能力且有治疗意愿的患者以及具有高危预后因素的患者,如IGHV突变患者,适合接受化学免疫联合BTK抑制剂治疗的有限疗程治疗。目前关于微小残留病灶的探索也正在开展当中,希望在现有的治疗模式下面国内能增加这部分数据来进一步探索有限疗程。维奈克拉联合奥妥珠单抗/利妥昔单抗是有限疗程中良好的药物配伍,在不久的未来,可能是unfit患者进行有限疗程治疗的治疗优选。

在过去两年时间内,已经对接近10例患者接受BTK抑制剂联合BCL-2抑制剂、抗CD20单抗进行了有限疗程的探索,同国外报道一致,外周血和骨髓的MRD阴性率和达到MRD阴性的时间较快。有限疗程探索实际上越来越引起我们国内相关学者的重视,但是在有限疗程探索当中的药物组合、药物不良事件管理以及MRD检测的方法学统一性等,都需要进一步探索。

曾庆曙教授:

固定疗程治疗在CLL治疗是未来可期的,江苏省人民医院已经做了很好的探索。新型抗CD20单抗——奥妥珠单抗下半年将在中国上市,未来如何组合新药、不良事件的管理以及预后的检测都是值得探讨的问题。Richter转化同样是CLL治疗中的一道难题,出现Richter转化的CLL患者预后较差。本次EHA大会上关于CLL的Richter转化有哪些值得关注的研究进展?

朱华渊教授:

一项II期多中心研究探索了阿替利珠联合维奈克拉、奥妥珠单抗这一“无化疗”方案在Richter转化的CLL患者中的安全性。研究共入组的14例患者至少完成了1个周期治疗。共出现5例严重不良事件(AE),相关不良反应主要集中在不明原因发热(1例)和自身免疫性脑炎(1例),未导致治疗中止。最常见的血液学毒性AE为血小板减少症(18.2%),其他常见的血液学毒性AE为中性粒细胞减少症(10%)和贫血(0.9%)。未观察到肿瘤溶解综合征。

众所周知,转化的患者预后较差,即使在目前新药治疗下转化率并没有减低,而且很多转化显示为同源性转化。该研究结果初步提示,PD-1单抗联合维奈克拉、奥妥珠单抗方案在出现Richter转化的老年CLL患者中具有较好的耐受性。

曾庆曙教授:

奥妥珠单抗在相关研究中展示出了出色的疗效安全性,两位教授对奥妥珠单抗在CLL和其他恶性血液肿瘤当中的应用前景有何展望?

朱华渊教授:

首先从分子结构上,奥妥珠单抗是一个新型抗CD20单抗,整体结构改良表现为抗体依赖性细胞毒作用(ADCC)、直接细胞杀伤作用(DCD)增强。奥妥珠单抗在滤泡性淋巴瘤(FL)领域中的疗效获益已经得到相关临床研究的验证,对CLL治疗的MRD转阴、CR率提高等方面也有帮助,十分期待奥妥珠单抗能作为药物组合的骨架之一发挥其疗效,在不同的B细胞淋巴瘤中展现出更多的优效性。

叶海格教授:

众多研究将奥妥珠单抗纳入药物组合以探索新药联合方案,并且在CLL和FL上均显示出明显的疗效和安全性获益。目前FL的治疗也存在未被满足的需求,大部分患者仍需要面临疾病反复复发的难题,其中部分患者还会出现早期疾病进展或疾病转化,严重影响预后。III期GALLIUM研究结果显示,奥妥珠单抗联合化疗方案相比于传统的利妥昔单抗联合化疗方案显著延长了初治FL患者的PFS,同时可降低FL患者的早期疾病进展风险。奥妥珠单抗同样为FL患者提供了更优的治疗选择,在FL中具有值得期待的治疗前景。

曾庆曙教授:

目前国内CLL领域的新药不断涌现,包括BTK抑制剂、BCL-2抑制剂、PI3K抑制剂等,新型抗CD20单抗也即将在国内上市。在新药可及的情况下,如何进行更好地进行药物组合,对于固定疗程至关重要,未来希望能有更多的研究数据进一步指导CLL患者的治疗。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 ”的文章

上一篇:复发难治性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治疗下一篇:袁军清谈白血病中医治疗体会

猜你喜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必填,不填不让过哦,嘻嘻。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最热文章
本年最热文章
wp_newestlist